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赟的博客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文竹情思(连载之七)  

2009-12-10 06:24:20|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小说.文竹情思(连载之七)

                          

                              八、

 横南农业中学形势的发展变化,令人眼花缭乱。

去年以来,随着岗位责任制的建立,唐国文制定了一套完整的考勤制度和集体办公制度。每个教职工上下班都必须把个人的出勤情况填在考勤卡上,交给各教研组长做详细记录,每天晚上三小时的集体办公时间,任何人不得占用,在这个时间内,只能备课、批改学生作业,不能有半点越轨。这是唐国文经过深思熟虑,几次试行以后,修正了各种缺陷才建立起来的。这项制度,做为学校改革工作上的一项重要内容,对严肃工作纪律自然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但是,吴敏却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这样做,把教师的时间统治太死,不利于调动他们的积极的内在因素,灵活而合理地安排自习辅导、检查、批改作业、备课以及做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的时间,而是机械地照章办事。有时本来工作已经做完,也只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闭目养神或者做一些遮人耳目的不必要的事情,而学生还等待着教师的精心辅导。不知道提高教学质量,进行教学改革又从何谈起。而另一方面,这样的制度,造成教研组长和教师之间的敌对状态,人为地使人们处于谨小慎微的境地。这不过是高水平的“大锅饭”而已。对此,吴敏规定了各类人员的最低定额和最高定额,以及各项工作的具体要求,提出了在完成定额,达到要求为核心的前提下,工作时间可以不受考勤制度和集体办公的制约。使教师们按照工作需要合理而灵活地安排自己的时间,调动他们的主观积极性,发挥他们各自的聪明才智,着重看个人的工作效果,而不讲形式。

在全体教职工大会上宣布这个决定时,唐国文的肩膀微微耸动着,脸微微抽动了一下,一阵剧烈的然而不易被人察觉的震动通过全身,他觉得他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地箍着,剧烈地绞痛。他的胸口简直要爆炸了,但他竭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他认为,在这样的场合跟她争辩,有失自己的尊严,况且也不屑跟她一般见识,他毕竟是赫赫有名的唐国文啊!于是,他双唇紧闭,眼睛平视着,一种严肃而淡漠的表情,想给人一种若无其事的感觉。显然,他是这样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它流露出来,然而,他内心的骚动反映在面部的微妙变化还是没有逃脱所有的人的眼睛,当然,也包括吴敏。

傍晚,夕阳的余辉还没有完全消失,它的红色的强光从树梢头喷射出来,把大地、白云染成血色。

唐国文第一次迈进了吴敏的房间。那样从容,那样严肃。

“小吴,你知道过去的考勤制度和集体办公制度是怎样定的吗?”唐国文俨然一副长辈加功臣的样子,对任何人不屑一顾,拉长声音,仍然用过去的称呼。

“老唐,在知识爆炸、信息革命的今天,刻板地遵守工作纪律已经不是主要矛盾了。对过去的规章制度,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作些修改,是必要的。”

“这个制度是通过县局,受到通报表扬,并且在全县推广的,这你应该是知道的吧!”唐国文仍然是慢条斯理的,但他的内心的愤慨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得到表扬和推广的,难道就是万古不变的吗?吴敏为了尊重唐国文,她紧咬着嘴唇,竭力控制住将要爆炸的情感,才没让她尖刻的语言说出口。

唐国文见吴敏沉默不语,以为他的话起到了效用,掏出一枝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迈着沉稳的步子,慢腾腾地踱在写字台旁,坐在椅子上,端起了那盆文竹,漫不经心地欣赏着,悠扬的烟雾才从他的嘴里和鼻孔里飘出来,一边说道:“小吴,岗位责任制是必不可少的,学校就要有一个学校的样子,纪律是执行路线的保证,光靠自觉,人们目前还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还得靠纪律来约束,不能乱弹琴……”

“什么?”吴敏打断了他的话,“不错,目前,人们是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这是事实,无可否认,我也了解。但是,统治人们时间的办法更是行不通的,你想过没有,老唐,这样做的后果会怎么样?将会出现一种什么样的局面呢?”

顿了一下,她接着说:“人们将只应酬你的时间观念,不能积极主动地进行工作,出勤不出力。”

听到吴敏把他引以自豪的考勤制度说得一钱不值,唐国文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废除了这个制度,无疑象立了功的人被摘去了胸前佩带的荣誉勋章,他无法忍受,把文竹放回桌上,“腾”地站了起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我这些制度,不都是经过实践考验的吗?”

“老唐,不要急,这些制度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有积极作用的。但它不能长久,况且形势已经发展了,现在已经不适应了。”吴敏还是申述着自己的观点。

“不能长久?形势发展了,就能不要组织纪律?不要考勤制度?不要办公制度?这是哪家的逻辑?”唐国文更加不满了,他在这个学校当了近三十年校长了,可不是没有经验的,“现在,国家正在搞改革,你竟然不要纪律,那学校工作不都乱套了?不要太自以为是了,同志?”

“纪律?这要看什么纪律,阻碍发挥人们主观能动性的纪律,阻碍改革的纪律,我必须要废除!”吴敏也激动了,“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我知道我的历史使命。”

唐国文气哑了。自古道,没有规矩,无以成方圆,即使你有诸葛亮骂死王朗的本领,摆出一万条大道理,也休想叫他心悦诚服。

吴敏想缓和一下过分紧张的气氛,缓缓地说:“我来了以后,经过多方调查了解,才决定这么做的,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主观想象出来的。老唐,你也应该认真想一想。”

“不!吴校长,你是全县有名的改革家,这次又是自愿下来当校长,搞改革的,即便是下车伊始,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现在,他才清楚地意识到“权”的重要性,不在其位,难谋其政。他的脸上现出一阵痛苦的拘挛。“也许,你是有道理的,但我保留我的意见。”

“老唐,不要这样讥讽别人,你的意见,你当然可以保留,这是党的纪律所允许的;但是,决定了的就必须坚决执行,这也是党的纪律所规定的。”吴敏斩钉截铁。

他无话可说了,他把自己的眼光深深地埋在地下,仿佛躲避吴敏的注视。好一刻,他才抬起头,用一种无力的眼光,盯着吴敏:“今天就到此结束吧!”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回到自己的房间,唐国文脸上露出非常忧郁的神色。他平时一贯严肃的表情一扫而光,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向他逼来,他的心弦越发沉郁不扬。

然而,唐国文并没有善罢甘休,他一连几次跑到教育局,找他的得意门生——丁国儒局长。仿佛他在预报着一场灾情,仿佛他在捍卫一条什么真理。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坚持他的制度。而丁局长呢?出于唐国文在教育界的威望,又是他自己所最尊敬、最崇拜的老师,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项制度是去年做为改革经验在全县推广,乃至上级赏识的,他决定出面干预,对吴敏的这次改革要慎重考虑。

唐国文还是一个很顽固的人,他习惯于用老眼光看新问题。既然领导也不同意吴敏的改革方案,这就从侧面证明了自己是正确的。他不免有点像三调芭蕉扇的孙行者在铁扇公主面前得意忘形起来,到处宣扬他的胜利,以此来证明一个真理:横南农业中学,舍我其谁?

让这样一种人来做自己的助手,帮助改革,吴敏实在是想不通。即使做一点很微小的改革,也会遭到兴师问罪,受到千方百计的阻挠……

是的,也正因为这样,才使她下定了立即组阁的决心,必须撤消唐国文的职务,改革才能顺利进行。她认为,一个指挥员如果有令难行,禁而不止,即使他具有运筹帷幄,百战百胜的雄才大略,恐怕也是很难有所作为的!在我国历史上,这方面的例子还少吗?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