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赟的博客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文竹情思(连载之十)  

2009-12-13 16:47:23|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小说.文竹情思(连载之十)

                                         十一、

     秦琼华三点一超的改革方案经过加工润色,被吴敏宣布正式执行了。他们决定把学校农场的收入提取百分之三十作为教育教学奖金。这么高的奖金,在国内的教育系统在当时还没有先例。

然而,这也使唐国文获得了说话的机会。

“吴校长,你把奖金提到这么高,合适吗?这也叫做改革吗?”他的脸色是铁青的,严肃的。

“又让你说对了,老唐,这就是改革。知道吗?提高奖金有利于工作,只要对工作能起到促进作用,只要对教职工……”

唐国文根本不想听,也听不进任何解释,他有着自己的道理和根据。不等吴敏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农场的收入,上级有明文规定,不得擅自处理,我们没有动用农场收入的权力,你也不会不知道,上级也有文件规定,不能以任何理由滥发奖金,不能以任何借口随意提高奖金吧!”

“滥发奖金和根据实际情况提高奖金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至于农场收入的使用权力,我认为早就应该改一改了。”

什么?改革就连上级的文件也不放在眼里了?对于谈改变色的人来说,这可是个大问题。唐国文的感情显然有点冲动了:“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这是我们党的一贯纪律,也是一个原则问题,让你下来当校长,搞改革,也并不是让你无法无天,任意胡来吧!”

“老唐,请你不要咋咋唬唬,我虽然没有机会加入党的组织,但,党的组织纪律、党的原则我还是略知一二的,我这样做,也并不是无法无天,更不是任意胡来,而是党的现行纪律所允许的。因为,我们是在搞改革,有些做法,还只是一种探索,它和不遵守党的纪律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吴敏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不知道什么原因,平时一贯以严肃、自信而且沉着稳重自称的唐国文校长,近来变得特别容易发火,仿佛一个顽强的战士固守着自己的阵地,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好吧,吴校长,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吴敏看着唐国文已经走出去的背影,继续说道:“唐校长,请不要感情多于理智,冲动多于控制,要多看看现实,多想想改革的潮流……”

唐国文头也不回地走了。

两个自信的人遇在一起,为捍卫各自的真理,好象奥运会上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谁也不能相让……

两人顶牛的消息一传开,也许慑与唐国文在教育界的威望,也许出于对老校长的尊重,也许他们认为真理在唐国文一边,大部分教职工处于漠然置之的状态,至少没有在公开场合谈论。可是也有那么几个青年教师就不那么规矩了,秦琼华就是其中的一个。

“改革,改革,你不改革,还不让别人改革,充当绊脚石,有这样的共产党员吗?”

“党和国家都在号召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尤其是提高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你却百般阻挠,是何道理?”

“搞四化,搞改革,不给提高生活水平,难道还让我们勒紧裤带干革命吗?”

“说到底,还是一个字:左。这种左视眼什么时候才能得以矫正呢?”

在这种时候,他们把唐国文的成绩和功劳早已化为乌有了。而我们的老校长唐国文是不会计较这些的。在他看来,这总是吴敏和那个什么郑国光煽动起来对付他的。他早已看出,吴敏和郑国光似乎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好吧,还是那句话:走着瞧。

 

出乎人们意外的是,吴敏又宣布了一条震撼人心的决定:撤消唐国文的副校长职务,暂时任农场管理员。同时又组成了她的新“内阁”,提拔青年教师秦琼华接替唐国文的工作,任副校长,郑国光为教导主任。这样,以吴敏为首的三人临时班子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吴校长,你这么做,恐怕没有什么好处吧!”就在宣布这项决定的当天,郑国光就找了吴敏,他的声音是缓慢的,态度是诚恳的。

“什么?”吴敏一时没有弄清他指的是什么,有点惘然了。

郑国光还是那样沉着,仿佛经过深思熟虑:“我总觉的,你这样做是很失策的。”

“失策?”吴敏更加糊涂了,简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对,是失策!”郑国光肯定地点了点头,“唐国文在教育界的威望你是清楚的,丁局长以及各部门的领导干部有很多都是他的学生,况且他为横南农业中学也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改革中也有一定的成绩,对于这样有根基的人我们如此对待他,是很不策略的。”

“你也这样认为?”她惊异地注视着郑国光那对在眼睛片后面闪动着的眸子,或多或少有点遗憾,“也许,我的做法是有点过火……”

“不是也许,而是肯定!”他立即打断了吴敏的话,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且注视着吴敏的表情,“唐国文和局里以及县委的一些掌权的干部一样,都是五十年代提拔上来的老干部,你就这样把他撤职,其他领导干部会怎么想呢?也难免有点物伤其类、兔死狐悲的感觉吧!吴校长,情况是很复杂的,无论做什么事,我们都应该三思而后行,否则,我们的结局是会失败的。”

“不!我觉得,我们是改革的试点,像唐国文这样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甚至固步自封,安于现状的人混在我们的班子里,还谈得上改革吗?”

一丝惋惜,一丝失望在郑国光的心头掠过。他希望他说得那些话能够引起吴敏的共鸣,万万没有想到,却产生了如此不同的看法,他立刻变换了口气:“我讲这些,是出于一片诚心,我是为你担心,你是校长,要是出了什么问题……”

“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郑国光嗅出了话不投机的气味,他想缓和一下气氛,改变了谈话的内容:“玉枝哪儿去了?”

“她难得回来一次,去看她小时侯的同学们去了。”

“你有这么好的女儿,真是太幸福了。”他的眼光移向窗外,茫无目的地凝视着。随着话题的转变,他的心情也换了一种滋味。

幸福?能幸福吗?什么意思?是信口闲聊,还是有意怀旧?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好象有什么话要对我讲?”

“用不着了。”郑国光的声音是平淡的。

“那么,你对我有意见吗?”

“不是这个意思。”

一阵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吴敏在潜意识里已经发觉,自从女儿玉枝回来以后,郑国光总是在躲着她,即使不得不在一起,也总是尽量避开她的视线。她百思不得其解,她的心里产生了一丝隐隐的不快。

“跟你说话真吃力。”

“是吗?”

“近来,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不!我没这个意思,你太多心了,我今天不是来找你了吗?”这是他的违心话,他确实在躲避着她。他躲避那些往事的追寻,躲避那些已经消逝了的蹉跎岁月。同时,他也不愿意在她平静的生活中投入一丝不愉快的阴影。今天,他是为了她,也为了他,才来找她的,然而……

他回过头来,看到的是一张苍老而消瘦的脸,一双深陷的闪着泪光的眼睛。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