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赟的博客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文竹情思(连载之十二)  

2009-12-17 09:36:23|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小说.文竹情思(连载之十二)

                                 

                                        十三、

 

         就在与丁局长初次交锋的第三天,县教育局突然组织了一次全县教学秩序大检查,重点是教师的备课和作业批改情况。丁局长亲自任组长。这天,他带领着以各中学教导主任为主的七人检查组“浩浩荡荡”地开进了横南农业中学的大门。

对于丁局长,吴敏并不希望,并且也不可能得到他的理解和支持。但是她在匆忙之中还是做了最大努力的,她要把她的改革措施及效果公诸于众,她相信,她是会得到一个公正的评价的。因此,她热情接待了检查组,她没有过多的自我介绍,她要让人们亲眼看到她的成绩,而不是靠自我吹嘘,哗众取宠。

检查工作还是相当细致的。他们认真地检阅着每一位老师的每一篇教案,每一个学生的每一本作业本。尤其是丁局长,他甚至数着每一篇教案的字数。可以看得出,他是以下马看花的态度来取得自己对这次检查的发言权。

此时,吴敏抬腕看了看表,正是晚上八点整。按照检查组的安排,在这个时间她要参加关于这次检查的座谈会,这是晚饭时临河中学的教导主任、检查组副组长沈宁通知她的。她立即走出自己的房间,朝小会议室走去。

人们已经到齐了,吴敏是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她一边朝丁局长对面的一个空位走过去,一边顺便扫了众人一眼,除检查组六个组员和丁局长外,唐国文看去很平静地坐在西北角一个位子上,他的脸上还是平时那种严肃而略显呆板的表情,不过在细心人看来,隐约可以发现他有一种含而不露的傲气。

对于唐国文的参会,吴敏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显然,丁局长并没有把她的“内阁”放在眼里,她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这是丁局长向她的公开挑衅、示威。顿时,她突然感到一阵茫然。

难道,这就是对待改革的态度吗?难道这就是对待下级干部的态度吗……

然而,她还是以理智战胜了感情,她想起了两句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她要走自己的路。

屋子里,人们相互谈论着关于各地教育改革的情况和教师的工作和待遇问题,谁也没有注意到吴敏表情的变化。

“现在开会吧!我们把这次检查的情况和我们的意见谈一谈,然后再请横南农中的领导谈谈自己的意见和打算。”丁局长安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两手自然交叉放在桌上,咳嗽一声,大声说着,随后又转向沈宁,“沈主任,你先把检查结果谈谈。”

“我先说两句,”沈宁翻开他的笔记本,正准备发言,吴敏抬眼望了望他,却先开口了,“首先,我代表我校全体师生欢迎各位来我校检查工作。我必须声明,我们正在搞改革,而且刚刚开始,有些做法可能不妥,希望各位对我们的工作,提出宝贵意见,如有建议,本人更为欢迎。沈宁,你说吧。”

沈宁也是这里毕业的,吴敏曾是他的班主任,在他即将毕业的那一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没有机会进入大学,在一所小学校当了代课教师,并同时自修大学教材,后来,通过考试,获得了大专文凭,又转为正式教师,去年,被调到临河中学,提拔为教导主任。

“我,我把情况简单说一说。根据丁局长的安排,我们进行了汇总,这所学校共有专职代课教师三十六名,备课情况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有十二人,有详细的教案,并且很全面;第二类有二十人,教案比较简单,有的只列一个提纲,有的教案不全;第三类有四人,没有教案。作业批改情况基本差不多,批改率大约占百分之三十。以上是基本情况。”沈宁说完后,向众人扫了一眼,然后把眼光落在丁局长的身上。

“大家有什么看法和体会,都谈一谈,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希望今天大家不要有所顾虑。”丁局长说着,用期待的目光望了人们一眼。

吴敏微笑着向人们点点头。

唐国文毫无表情地坐着。

“我个人认为,”沈宁首先发言,“从数据上看,这个学校的各种百分率不高,但是,从几个简单的数字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教案的厚与薄,多与少,乃至有与无,以及作业批改的量与质,这些问题我也正在研究,到底应该怎么搞,还有待于进一步用实践去检验。按照我们的传统习惯,总是要求教师把每一节课的教案尽可能地写得详细,而且字迹还要工整,学生作业要全批全改。衡量一个教师,特别是在检查工作时,往往以教案的厚与薄,作业批改量的多与少来确定一个教师工作表现的好坏,乃至工作的成绩。在处于改革时期的今天,这些陈腐的观念和做法,是否可以改一改呢?当然,我现在还没有充分的理由来证明它的不对,也没有充分的理由提出我的见解。我只觉得,光凭几个抽象的数据是很难说明问题的。因此,我希望大家,借此机会是否可以探讨一下在备课和批改方面到底应该如何做才能达到最优效果呢?”

沈宁的一席话,使丁局长颇感意外,这第一炮就背离了他的轨道,几次想打断他的话,可惜沈宁却没有给他留下接话的机会。他本来不想用自己的嘴来做出结论,而此刻他不得不先发制人了,决不能使会议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于是,当沈宁的话刚刚说完的时候,他就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立即接口说道:“我们今天是检查工作的座谈会,不是学术讨论会,因此,不要扯得太远。要我看,基本数据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就拿这个学校来说吧,竟有四位教师连教案都没有。试问,不备课,能讲得好课吗?讲不好课学生能学得好吗?学生学不好,提高教学质量又从何而言呢?还有二十人,就是说大部分教师的教案太简单,我也看了,最少的一篇教案还不达三百字。只有十二人的教案比较好。我以为这十二位教师应该得到大张旗鼓的表扬,因为他们能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辛勤地工作,这是很不简单的。从作业批改情况看,批改率占到百分之三十,不达三分之一。作为一个人民教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备课、不批改,连起码的工作都不做,这难道不是严重的失职吗?我们做领导工作的,怎能容忍这样的现象存在呢?”

人们听了丁局长的话,面面相觑,没有说话。只有一位脸上布满皱纹的头发花白的老同志连连点头,同时说道:“有理,有理!”

丁局长的话,不禁引起了吴敏的怀疑。她首先怀疑这次检查本身,是否是丁局长专门针对她而来的。他不看老师们的精神面貌和工作态度以及思想状况,不深入调查,听一听老师们对于教学方法的改革情况,不了解教师们怎样对学生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当然,更不深入社会,深入课堂,听听社会舆论对学校的评价,而是纠缠在什么作业批改率、备课率这些抽象的、机械的、毫无实际意义的简单数据上大做文章。因此,她不得不借此机会把她所做的工作,她的认识以及学校面貌的改变向检查组同志们说明一下。这倒并不是她想得到丁局长的谅解,恰恰相反,她清楚地知道,丁局长的偏见是难以用片言只语改变的了的。于是,她说了下面的话:

“同志们,你们要是仅仅想了解这些数据,又何必亲自动手呢?对于谁的备课和批改情况,我这个校长是了如指掌的。自从我来到这个学校以后,对传统的习惯势力做了很大的改革,我取消了办公制度,对于备课和作业批改我专门组织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机械地编写教案和作业批改是束缚教师们的主观能动性的精神枷锁。我们算了一笔帐,以我们学校的数学老师为例,每讲一节课,编写一份较好的教案至少需要两小时,两个班一百名学生的作业如果全批全改至少需要三小时,仅这两项就用去五小时,再加每天两节课以及其它一些零碎工作,还怎能再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呢?怎能辅导学生的课外学习呢?还怎能考虑教学方法的改革呢?况且,对于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教师们来说,每天机械地抄写教案和作业批改成了他们的最大负担,而这些工作又能起多大作用呢?他们是最清楚的,不过应付检查而已。他们认为不如把这些时间用在学生的思想工作和课外辅导上去。因此,他们强烈要求,把他们从这繁重的机械劳动中解放出来,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为我国的教育事业做一点贡献。但,这也并不是说,他们上的是无准备的课,他们的课备得更好,只是没有写在纸上。当然,对于一些参加工作不久的青年教师来讲,备好课是讲好课的前提。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在主要看效果的前提下,不一刀切,不强求一律,要求个人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把本职工作做好。自从我们实行改革措施以来,社会上对我们学校的评价有所改变。我认为,我们的做法并不错。”

她的话讲完了。在她说这番话的时候,整个屋内鸦雀无声,沈宁等人还不时地微微点头。

会议的气氛急转直下,丁局长没有想到吴敏会这样认识问题,他满以为这些检查所得数据会使吴敏目瞪口呆,无话可说,从而放弃她的一些过火的做法。当然,他更没有想到,她的话竟使大多数与会者所接受。当领导的总喜欢自己的部下无条件地服从自己,这大概也是某些人的通病吧。然而,本来他是带领这些人来通过检查,使吴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吴敏的攻心战术俘虏了他的兵士,并把他战胜了。他想不通,这些人连起码的认识水平都没有,还都是教导主任呢!要想讲好课,首先备好课;要想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就必须做到认真批改他们的作业,这些简单的道理,难道会错吗?

他越想越动气了:“不管怎么讲,办公、备课、批改作业,这是做为一个教师的天职。现在,党中央让我们搞改革,是改那些不合理的,并不是不要纪律,不尽责任。这倒好,搞改革竟然改到不办公、不备课、不批改,我还没见过这样的改革!”

“怎么?没见过?那好,正好让你开开眼界。这就叫做改革!”吴敏见丁局长又耍起了蛮横,便来了个针锋相对,也不无嘲弄地说。

“放肆!”丁局长大为愤怒了。

“不!”吴敏看了看丁局长铁青着的脸,又扫了众人一眼,她发现唐国文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溜走了,“我并不是放肆,句句都是我的心里话,我不仅要继续执行我的改革措施,而且还要不断地进行进一步的改革。下一步,我将针对我们学校的具体情况,取消考试制度。”

“取消考试?”人们惊愕地望着她。如果说对于她办公、备课、批改方面的做法还是易于接受的话,那么,无论如何,对于“取消考试制度”的设想,人们是不敢苟同的。考试,一向被视为老师的法宝,也是我国几千年来形成的制度,取消了考试,怎么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取消了考试,学生不学习怎么办?

吴敏理解了人们眼中的疑问,她接着说:“如果说抄写教案、作业批改是强加于教师身上的精神枷锁,那么,考试则是强加于学生身上的精神枷锁。每逢考试,总要停课复习,不得不使正常的教学像停电一样中断。考试完毕,学生精神上都有相当一段松散期,致使新课的教学很难进行。再加上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因素,这几年名目繁多的考试落在学生头上,使学生的精神负担明显加重,影响着他们的正常学习。至于学生的学习状况,上课就是最好的了解。可能有人担心,取消了考试,学生就不学习了,这是不可能的,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学习的自觉性不是强迫出来的。只要我们把各项工作做好,学生就能对学习产生兴趣,像陈景润一样把解数学题作为自己生活中的唯一乐趣。每到期末,各科老师根据自己对学生情况的了解,依优良、良好、及格、不及格四等,给每人一个评定。当然,培养人的周期较长。这种做法究竟好不好,在我们试行的基础上,让历史来检验。”

人们半信半疑,未置可否。而丁局长却有点气急败坏了,他不愿再和吴敏说什么,他清楚地知道,如果继续跟吴敏辩论下去,不仅自己占不了上风,而且还会威名扫地。会议没有按照他的部署进行,他生怕这样的会议继续进行下去,忙接话了:“谁还有什么意见吗?”

人们不知道是慑于他的瘟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谁也没有开口。

“散会!”显然,他有点气急败坏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