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赟的博客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文竹情思(连载之四)  

2009-12-06 10:27:03|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小说.文竹情思(连载之四)

 

                                   五、

 

初春的严寒虽然还统治着大地,但也有它达不到的角落。午后的太阳暖融融地照着,校园里没有一丝风,充满了阳光。屋顶上的积雪在慢慢融化,雪水顺着屋檐一滴一滴地掉下来,均匀地敲打着大地。

吴敏,这个已年过半百的女校长,随着流逝的年华,历史给她带来了满头银发。在她的前额和两颊都刻下了难以消失的深深的皱纹。看上去足有六十多岁了。只是她的眼睛还是那样有神。她的满头银发、额头和两颊的皱纹是时代负于她的馈赠,上面记载着她经历艰难的生活征途的考验,使她过早地衰老了。

此刻,她坐在沙发上,看着当天送来的《人民日报》,通栏标题是关于改革:南方一家公司由职工自己选出厂长;一个县的教育系统实行了招聘制;一个富裕起来的农民买了一辆汽车,还终于给三十四岁的儿子娶了媳妇;还有一篇特约评论员文章,题目是“论领导机构和管理体制的改革”……

哦,我们也在搞改革,而且是不同寻常的改革。要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次改革了,这次改革中的矛盾冲突,一定是复杂的、尖锐的、也是激烈的。

首先,面对一个失意者——原校长唐国文退居副职,当助手。不论大事小事总得跟他商量,他会是什么态度?是顶牛?是阻拦?还是合作?

其次,其他人呢?道理是很明白:都在等着瞧。能够继续任职的,到时再干不迟;若在聘退之列,何苦为他人做嫁衣裳?

是的,要雷厉风行,不能拖延!

她动了一下,缓缓地欠起身来。

莫名其妙!简直是莫名其妙!忽然,她想起了新来的郑国光老师,去看看他吧!

然而,就在此时,她的感觉神经告诉她,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好象正朝这里走过来。

她停住了,倾听着。

“吴校长,……还在工作吗?”

啊!是他,郑国光!说曹操,曹操就到,未曾进门,先探问了。

“哦,没有。”吴敏立即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把虚掩着的门拉开了,“我正准备去找你呢,这不,你就来了。”

郑国光进来了,不用主人请坐,兀自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两只眼睛始终盯着吴敏,而初春特有的黄色的斜阳恰巧照在他的身上。

吴敏也在另一只沙发上坐了下来。每当她见到郑国光,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头涌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只有天知道。

 他们谈了一些关于改革的必要性,也谈到了横南农中的现实状况和如何进行改革的一些看法。

时光静静地流逝。她望着他,心里抑郁地仿佛想起了什么,忽然,她站起身来,提起一把小铝壶,走到写字台旁,给文竹浇了一点水。

这是一株矮科文竹,枝叶纤细而墨绿,约有二尺多高。

“文竹?看来,您也喜欢文竹?这种植物值得可爱,你看,它纤细的枝叶,好像一个懦弱的少女,当微风徐徐吹来,它的枝叶微微飘动,恰似一个含情脉脉的妙龄少女在点头微笑。”说着,他也站了起来,走近写字台,细细地端详起来。

“这么说来,您也喜欢文竹?郑老师。”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色陡地变了,显出一种难以抑制的、颇富伤感的表情,声音也变得异常凄楚。终于还是涌出了眼泪,虽然她是竭力忍着的。

郑国光也发现了吴敏表情的变化,知道她有自己的难言之衷:“请原谅,吴校长,我说得太多了。”

“没什么……”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郑国光走了,走了。仿佛他也有什么心思,或者是受到了她的感染,默默地、默默地走了……

房间里又恢复了先前的宁静,没有任何声息,只有那房顶上被太阳发射出来的热能融化了的雪水仍然在滴答滴答地滴着。

吴敏怅然若失。她慢慢地走回到写字台旁,轻轻地抚摸着她心爱的文竹,两只眼睛深情地凝视着它。突然,从它那墨绿的枝叶缝隙间跳出了一双热情的眼睛,这是一双多么熟悉的眼睛啊!充满着对她的眷恋,对她的柔情。多少年来,每当她不顺心的时候,这双眼睛就不知从哪个角落,突然浮现在她的眼前,爱抚地、知心地、脉脉含情地望着她。在十年动乱中,尤其是她后来孤儿寡母的艰难岁月中,多少次,她感到生活的苦涩,想就此了结一生,但是就是这双眼睛给她重新扬起了生命的风帆,给她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这双眼睛会使她顿消烦恼,也会使她严肃地想到自己人生的责任。此时,她仿佛从郑国光的脸上又看到了这双眼睛。而出现在她记忆屏幕上的是那令人难忘的、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岁月。

啊!是的,她也和其他任何人一样,有过自己美好的青春,然而……

 

五十年代又一个炎热多雨的,然而也是平凡的夏季。

北京师范大学,这所我国的高等学府,又有一批经过了五年陶冶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将要离开他们的母校,走向人生的道路,去实现各自梦幻般的追求了。

她们并肩走在首都大街的林荫道旁,谁也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地、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这是一个星期天,吴晓芸把郑玄邀出来,不仅仅是散散步、透透新鲜空气,逛逛商店或者抒发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对此她们是陌生的。他们没有那些恋人们溪边湖畔的卿卿我我,也没有花前月下的窃窃私语。对于他们来说,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做。而更重要的是准备跟他谈谈,把她的决定告诉他。

前些时候,她接到了父亲的一封信,信中告诉她,父亲在家乡创办了一所中学——横南农业中学。条件、设备都很差,尤其是缺乏师资。虽然父亲竭尽全力,四处奔波,但仍难以解决,大多数人都是愿意在城市工作,有谁愿意到一个乡村学校任教呢?

吴晓芸一接到父亲的信,思想就在激烈地斗争着。她正面临着毕业分配,留在城市还是回到家乡。虽然父亲对此只字未提,但她已经明显地感觉到父亲的召唤,她反复权衡利弊,最后,终于还是选择了后者,决定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因为那里毕竟更需要她。

此时,她正在考虑的是,怎样把这个决定告诉郑玄,她以为他是会反对的。因此,他觉得,谈话,还是“艺术”一点,以免使他过分吃惊,然而她始终没有想出一个“艺术”的方法。终于还是开门见山:

“小郑,我决定,毕业后,回我的家乡去,家乡很需要我。”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瞪大眼睛,观察着郑玄的表情变化。

郑玄听了这话,也瞪大了惊奇的眼睛,脑袋“嗡”到一响,他似乎怀疑自己耳股膜的功能,急促地问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他们站住了,吴晓芸发现郑玄如此惊诧的神色,后悔自己采用了如此笨拙的方式,呐呐地说:“我刚才说,家乡需要我,我要申请回我的家乡去。”

“你!……”郑玄惊愕地眼前一阵发黑,几乎要昏厥了,“你已经决定了?无可挽回了吗?”

“小郑,你冷静点好吗?我就是跟你商量的呀!”

“你要我……,随你去?”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更好了。”

“可是,我爱你,爱,知道吗?就是为了我,上帝才创造了你!”

“也正因为是这样,我才把我的决定告诉你的呀!”吴晓芸心里难受极了,眼泪止不住的潸然而下。

“但是……”但是什么呢?看得出,在他面前出现了爱情和事业的矛盾。这对矛盾,古今中外也没有人能够处理好。看来,只得舍弃一头了。他是这样狂热地爱着吴晓芸,他的生活中不能没有她。而事业,事业是自己的前程啊……

生活啊,你为什么要给人出这么多的难题呢?

夏天的雨,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去得也是那么突然。刚才还是晴空万里,霎时,浓黑的乌云从东方的天际翻滚而来。随着一声沉闷的雷声,变成了雨点,落在了地上。郑玄觉得自己的心,也跟这雨点一样,从高空往地面,一直落着,落着……

好在雨并没有下多久,乌云又向西滚滚而去。

吴晓芸檫了檫眼泪,把父亲的来信告诉了他,然后缓缓地说:

“小郑,崇高的理想和追求是我们这一代人不断增进思想品德修养和文化知识的动力。在我们即将毕业走向工作岗位的时候,我们都不能不认真地思考一下,自己应该怀着怎样的理想,去追求怎样的目标,思考一下毕业文凭的含义,思考一下怎样迈开生活的第一步。”她看了一眼郑玄,继续说道:

“毋庸讳言,我们刻苦攻读无非是为了成才。然而,其关键是为什么成才?成什么样的才?这些,你考虑过吗?若为追逐名利、地位,贪图物质享受而成才,即使是很有才华的人,也不会为祖国和人民充分发挥出光和热。毫无疑问,党和人民培养我们,是希望我们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的栋梁之才。在我们开始走向生活的时候,能不能做到服从祖国的需要,是检验我们的思想品德的试金石。

“谈到如何对待毕业分配,也使我联想到怎样对待文凭。它当然是标志着我们学习合格的凭证。但是,我又觉得,学习的最终目的并不在于学习本身的合格,更不在于得到一纸文凭,而在于用我们学到的知识为国家、为人民服务,到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这不,家乡正需要我回去,假如,我留在北京,怎么能对得起家乡父老呢?怎么能对得起生我养我的故乡土地呢?

“我们能够拿到文凭,固然说明我们在学习中付出了辛劳,但我们更应该想到,国家为了培养我们而付出多大的代价。从某种意义上说,一纸文凭,仅仅是对我们受到高等教育的证明,而真正的‘凭据’,还要看我们能否经得起现实生活的严峻考验。”

郑玄两眼直直地凝视着天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小郑,我们是风华正茂的青年,祖国的为来寄托在我们的身上,人类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因此,我们就要响应人民的召唤,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在那里会发挥我们更大的作用……

“我想,你是共产党员,这些道理比我懂得多,我是否有点班门弄斧了?……”

“够了,你别说了,这些道理,我怎么能不懂呢?只是……本来,我完全可以通过父亲的关系,使我们都留在北京的。”郑玄打断了她的话,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说这么多,他还是第一次听她这样滔滔不绝地讲述。也许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如果不是铁的事实,他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在他面前站着的就是他所认识的,并且倾心相爱的吴晓芸。他感到,她越来越可爱了。虽然他不能不承认,吴晓芸并不是很漂亮的,而是在她身上具有某种特殊的魅力;他更不能不承认,这种魅力常常令他心动。

“那么,你同意我回去吗?“

“同意?岂止同意?”

“怎么?

“我也跟你一道去,如果你同意的话!”

这回该轮到吴晓芸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你?------ 这是真的?”

郑玄郑重的点了点头。

吴晓芸高兴极了,当年大破拿破仑军队的库图左夫,骑在金兀术背上的牛皋也不过这般得意吧!

“你父母能同意吗?”过了一会儿,她又有一丝忧虑。

“我相信,他们还是能够理解的。即使万一不愿意,我也要走自己的路。”

仿佛钻在铁扇公主肚子里的齐天大圣,吴晓芸简直有点得意忘形了。她猛地扑向郑玄,紧紧地拥抱着……拥抱着.......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